.

国人被骗了!中共受斯大林摆布亲日本拱卫苏联(图)


毛泽东在抗战期间受斯大林指挥,不打日本而拱卫苏联。(网络图片)

写作毛泽东的传记,对任何一个研究中国当代史的学者来说都是一个难以抵抗的诱惑。但是,在早已满坑满谷的毛泽东传记当中,在中共方面严密封锁毛泽东的档桉材料而毛泽东从来不像蒋介石那样写日记的史料局限之下,一部让人耳目一新的毛传的出现,可谓难于上青天。潘佐夫(Alexander V Pantsov)、梁思文(Steven I  Lenvine)所著的《毛泽东:真实的故事》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斯大林是毛泽东的导师

这本毛泽东传记的最大特色,是作者发掘了“俄罗斯社会暨政治史国家档桉”这个宝库。这是全世界有关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及苏联共产党党史文件最大的搜藏所。有关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文件一直锁在档桉室的最高机密部门,直到今天也仅仅向极少数专家开放,俄罗斯裔的潘佐夫即是其中之一。这些档桉包括: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各种帐册及财务收据;共产国际和布尔什维克党给中国的指令;毛泽东和斯大林、斯大林和周恩来、毛泽东和赫鲁雪夫的会谈速记记录;由苏联医生汇整的毛泽东病历;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KGB)和共产国际特务的秘密报告潘佐夫骄傲地宣称:“我们是首开记录可以利用所有这些材料的毛泽东传记作者。这些材料在重新评价毛泽东私人生活和政治生活时,乃是无价之宝。”

正是这些第一手的史料证实了中国革命是俄国革命的克隆版,斯大林是毛泽东的导师。如果没有斯大林二十多年来一以贯之的支持与引导,毛泽东很难单单靠学习朱元璋创建一个属于自己的王朝,因为二十世纪的中国社会迥异于元朝末期的中国社会,仅有朱元璋的那一套是不够的。国民党在北伐中打败军阀,共产党在内战中打败国民党,除了运用孙子兵法、合纵连横的传统谋略,更重要的是从苏俄获得武器、金钱以及更为重要的意识形态的援助。在夺取政权之前,中共一直掩盖与苏俄的亲密关系;在六十年代中苏关系破裂之后,中共更是抹煞当年从苏俄得到的帮助。于是,长期以来,人们误认为中国革命是一场自发的、具有中国特色的、非典型性的革命。这本毛泽东的传记戳破了这个谬种流传的谎言,正如《华盛顿邮报》在书评中所指出的那样:“作者最重要的贡献或许在于他们对毛泽东的斯大林主义的见解,以及认知到毛泽东各种运动中对苏联在经济上及意识型态上的仰赖。”而史丹佛大学胡佛研究所研究员米勒(Alice Miller)亦评论说:“作者深入之前无法接触的苏维埃档桉,永久地淘汰了毛泽东的革命与苏联无关的政治神话。”

斯大林命令毛泽东不抵抗日本,让其拱卫苏联

毛泽东和中共在抗战期间的作为,宛如斯大林在一手操纵的傀儡。毛的出发点,不是为了拯救中国的危亡,而是悉心扩张自身的地盘和拱卫苏联。毛泽东和红军抵达陕北,与莫斯科建立无线电联络之后,第一封电报就是拜托斯大林将对中共的援助增加到每月两百万元。斯大林立即拨出两百万卢布、五十万美元以及诸多燃料、军用补给和其他战略物资给中共。斯大林同时还命令中共停止与蒋介石的军队作战,并亲自否决张学良的入党申请。斯大林提出,红军由于缺乏重型武器,不得与日军展开正面作战,而要以游击战的方式,保存自身实力。在这个意义上,毛在抗战中根本没有独立的战略发明,而只是对斯大林的指导亦步亦趋。

再比如,西安事变之后,毛一开始欣喜若狂,宣称要公审和处死“人民公敌”蒋介石。但当斯大林否定西安事变、认为这是日本人的阴谋,命令中共必须捍卫蒋的领袖地位,和平解决这一危机之后,毛立即转换立场,承认国民党的领导角色。当国共两党宣布合作抗日之时,“斯大林龙心大悦,即使只是形式,中国现在已经团结抗日,这一来大大降低了日本侵犯苏联的可能性”。斯大林利用中国将日本拖住,苏联就不必在远东驻扎大量军队防备日本的进攻了。而中共和毛泽东只是他的一枚小小棋子而已。

不过,这一部分是这本毛泽东传记中相对薄弱的章节。或许俄国方面的资料有限,更需要参考和挖掘其他国家特别是日本方面的资料。比如,日本筑波大学名誉教授远藤誉在其最新著作《毛泽东:与日军共谋的男人》中,提出史实论证,在国民党军队抗日时,毛泽东率领的中共,曾与日本驻上海的特务机关岩井公馆合作,谋求共同利益并打击国民党。书中指出,一九三七年日中全面开战后不久,毛泽东向上海和香港派遣中共特务,与日本外务省旗下的特务机构‘岩井公馆’的岩井英一等接触。根据岩井的回忆录说,中共特务把国民党军队情报提供给日方,意图削弱国民党的实力。毛泽东没有任何的道德底线,为了权力他可以做任何伤天害理的坏事。

远藤誉在其著作中指出,岩井认识了毛泽东麾下从事特务活动的特工头子潘汉年,此后潘汉年多次提供国民党政府和国军的情报,并以岩井公馆作据点,扩大中共在香港的间谍活动。岩井当时透过日本驻香港领事馆,每月向潘汉年支付两千港元作为收购情报费,加上由潘汉年筹办多种定期出版的刊物费等,每次另支付潘汉年一万港元。日本支付的费用大部分源自外务省机密费。岩井回忆说,支付的总额达三十多亿日元(超过两千五百万美元)。远藤誉认为,这笔经费成为中共壮大的理由之一。中共建政之后,潘汉年一度贵为上海市副市长,后来却被毛泽东亲自下令逮捕关押、迫害致死,这是赤裸裸的杀人灭口。可见,毛不仅拿俄国人的钱,还拿日本人的钱,他是“隐藏的汪精卫”

加入我们的FACEBOOK粉丝群!

扫描二维码,即可在手机上浏览分享!

Tags :